锦华装饰
025 86550815

装修预算

平方米

快速报价

总计25249户业主获得报价

设计团队

作品展示

旭日爱上城
旭日爱上城
设计师 梁芳 人气 1771
永恒与一日-皇册家园
永恒与一日-皇册家园
设计师 俞慧婷/TINA YU 人气 13864
斑斓之晨-高科荣境
斑斓之晨-高科荣境
设计师 人气 9418

发布时间:2009-11-20 15:03:04 阅读次数:5696次 对话张笑:在设计的世界里绽放自己的才华


张笑,一个浸淫室内设计11年的“老设计师”,对设计事业有着纯净的热爱,待人态度谦和,但在专业上,有着非同一般的自恋和骄傲,似乎是一个矛盾综合体。在南京室内设计界,提到张笑的名字,就意味着高水准的室内设计,11年的磨砺成就他在专业上的高度。
 
  张笑其人:
  所在公司:锦华装饰堂杰工作室       (点击进入张笑作品赏析)
  设计理念/风格:干练、大气,少即是多。
  个人简介:1997年-2000年从事装饰设计研究工作;2000年-2004年成为自由职业设计师、2004年-2006年开设张笑设计工作室、2007年-至今锦华首席设计师。 
  近期得意之作:万科红郡样板房
 
 
对话张笑:在设计的世界里绽放自己的才华
 
从工装到家装 转型中的感悟
 
  【邓珍芝】:欢迎张老师到我们直播室来,我们一起聊一聊关于设计的话题,看过张老师的介绍,03年之前是做工装多一些,04年以后才做家装的,您觉得家装和工装的区别在哪?在转换中你有一些什么样的感悟?
  【张笑】:我觉得家装和工装的区别没有太大,从近几年来看,家装和工装的设计含金量都是同样得高。我觉得在前几年,工装的设计含量稍微偏低一些。而做高端家居的设计师的含金量更高一些。
  【邓珍芝】:好象感觉比较粗放一点是吧?
  【张笑】:比较粗放,我为什么这样讲,工装中间设计一些办公空间、商业空间、酒店空间等等,我觉得在05年之前,中国大陆的国内市场上,工装的市场上显得有点“媚俗”。我觉得在办公作品也好,其他大型小型的商业空间,都是大众化的东西,没有太多设计成份。好像在设计,到处都是东西,而不知道如何去做的少,其实这是一种最低及的设计状态!但是我觉得在04年以后,在南京是我们这一帮设计师提出来要收设计费的,后来慢慢的从几十块钱一个平方,到几百块钱一个平方,设计理念也在更新,而且相对来说,家装市场是带动了工装市场的发展。
  从05年以后,我觉得工装市场,比如一些小型的商业空间,或者说一些大型的商业空间,可能设计含金量更高了一些。家装和工装设计含金量应该是相当的。有的设计师在家居行业领域做得比较优秀的,也有立足于做工装的设计师,里面也有做得好的。我觉得,因为这个行业入行的门槛比较低,所以设计师自身的素质有待提高,但是每个领域里面都有非常棒的设计师。
  【邓珍芝】:是不能以这个分类来区别对吧?
  【张笑】:我觉得设计是一个整体,谈不上家装,也谈不上工装,工装做得好的人同样做家装很好,做家装做得非常优秀的设计师,同样也可以做工装相当棒。所以我觉得这个谈不上,最重要的是文化底蕴好,什么东西都做得好。
  最近也做了万科的样板房,300多平方米的做了三套,我觉得如果说爱好做设计的人,在大的小空间里面,都同样可以找到乐趣,我觉得做家居空间第一点就是找到功能性,功能性确定好了以后,那么下面剩下的工作就是艺术性,功能性很好解决,跟业主进行沟通,可能一次不行,两次不行,三次。
  【邓珍芝】:分区还是比较容易的?
  【张笑】:对于任何一个设计师来说,没有太大的难度,只要有时间沟通就可以。后面才是最重要的,就是艺术性最重要。我觉得艺术性是跟一个人的文化底蕴、艺术修养,还有一个人的博学有相当的关系,是厚积薄发的东西,这是很多设计师也好,或者说其他的各种做设计的人也好,所匮乏的东西。这种积累不是你想去积累就积累的,这是很多时间的沉淀,文化的沉淀。
  【邓珍芝】:跟人的交流和心灵上的把握?
  【张笑】:对。
 
性感和闷骚是设计的一种境界
 
  【邓珍芝】:听说您比较喜爱中式的东西?
  【张笑】:对。相对来说吧!我喜欢耐看的,洋气的,干净的,大气的东西!
  【邓珍芝】:对于装修风格您怎么看,跟一些设计师聊过,他们认为无所谓风格这个东西,不需要特别专著的来谈风格这个东西,因为设计空间,比如说家居的领域毕竟是业主在里面居住,这跟个人个性化的东西还是比较多的,风格做得太纯粹了,就不会太适合业主本身,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?
  【张笑】:我也很赞成这个观点,我也是不提倡风格的设计师。我们在空间里面可以定主题,比如做一些小型的商业空间,还比如做一些样板房空间,我们可能会定一个主题。我也不倾向于做某种风格的东西,你看我的作品里面或多或少有一些中式的元素,那都是比较经典,比如一个小的青花瓷,一个小的摆件,或者一个小的器皿,这其实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缩影,我是喜欢精致的东西。
  【邓珍芝】:就是点缀在里面?
  【张笑】:对,我会把中国文化里面比较精致的东西拿过来用在我的空间里面去。我们这次在08年的奥运会上面,我们看到张艺谋的开幕式的作品也是这样子,可以唤起人们对古典文化的回忆,或者说一些感触吧。其实我在近期做万科的样板房的时候,甲方也在给我定一些风格,我后面一直在推翻再推翻,跟他们进行沟通,我后来跟他们讲过,我希望在这三个空间里面,不一定要存在某种风格,当然首先功能一定要明确,第二我想营造什么样的氛围,或是你希望营造什么样的氛围,还有我可以为你营造什么样的氛围,最终我们确定了一个什么样的基调呢,那就把空间做得性感一点,当然我们说到性感,大家会想到一些其他的东西。哈哈(笑)
  【邓珍芝】:会有遐想?
  【张笑】:对,会有遐想,其实我觉得性感是知性的感觉,我是这样认为的。可以在空间里面做上文化,有一种文化的感觉,也是很性感的感觉。我们所说的性感,你不要把它理解得太狭隘,或者说我们现在比较流行的词汇叫“闷骚”,其实是有文化有品位的人才会去闷骚,你不能叫一个农民工去闷骚吧。
  【邓珍芝】:就是要有一定层次的?
  【张笑】:当然!我们说到性感和闷骚这两个词,都容易让人家产生误解。其实我的意思是空间尽量不要土气,而是洋气。
  【邓珍芝】:您给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例子?
【张笑】:打个最简单的比方,你看张艺谋08年奥运会的开幕式,你觉得这个东西很沉闷吗,土气吗,没有这种感觉。因为他把握了时代的脉搏,用一种变通的手法来演绎中国文化,我们可以截取中国文化最典型的东西,最经典的东西,让这种概念性的东西去绵延就可以了。我觉得不需要在满屋子里面都做上很沉闷的花格等等这些东西,这是我最反对的。我觉得中国文化的东西演绎到今天,其实我们不是拿过来就用,而是要有选择的用。
  【邓珍芝】:这也根据业主不同的喜好?
  【张笑】:对!但一定要提炼,还有要跟业主进行沟通。我近期做的样板房里面,万科300多平方米的房子,甲方对这个很重视,我当时提出一个概念,就是45岁以上的人群,对中国文化有一种情节,我说我在这个空间里面,设计一些中国经典的元素,让购房者到这里面,就能够产生文化的认同感,然后再来触发他买房子的一种欲望,最终我们也是很好的实现了当时的企划。甲方也相当的满意,从我个人来讲。
  【邓珍芝】:很有成就感?
  【张笑】:对,当我那天把所有的东西都布置好了以后,我当时的心情是非常亢奋的状态,我真希望全国的观众都看一下这个作品。这就好象画家开画展一样的道理。
 
样板房和实际装修的距离
 
  【邓珍芝】:你做了很多的样板房的确很出色,但是对于普通的业主来讲,他会觉得看过样板房之后觉得很好,我装修房子就照这个来做,你觉得样板房跟业主实际居住的空间,在设计上和装修上,还是有一定区别的?
  【张笑】:从我近两个月来观察,我觉得有相当大的距离,首先一点大家对美好的东西认知都是一定的,好的东西大家一看都会说好,但是很多老百姓到了真正的样板房里面,你要让他照着样板房做装修,让他自己生活的话,我觉得是不太合适的。因为样板房最原始的出发点,就是让业主看到这个房子以后产生购买欲望,这是最重要的,因为它是卖房,因为它的商业性决定了这个初衷。但家居不一样,家居是功能化第一、艺术化第二。
  【邓珍芝】:就是功能性要摆在艺术性的前面?
  【张笑】:对,而样板房我们是要把艺术性放在第一,所以说房地产公司在选择样板房的时候,一定是选择能设计的很漂亮的,艺术修养非常好的设计师去做它,否则的话,你到处都是功能性的东西,就刺激不了业主的购买欲望。因为美的东西能给人产生很强的视觉冲击力,而这会让人产生盲从的心理状态。所以前一段时间房子好卖,我觉得很大程度上,是因为我们这一帮做样板房设计的起了催化剂的作用。
  【邓珍芝】: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差距?
  【张笑】:对,我做普通的客户,我让他看样板房,他可能会觉得好看是好看,但我还是不太习惯,我们当时产生第一感觉,这个人真俗,艺术性的东西都欣赏不了,其实静下心来想一想,也对,样板房这种东西,很大程度上是不太适合真正的去生活,因为到了里面可能什么东西都不敢动,很不放松的状态。
  你只能背着手到处去游荡,欣赏,这是很不放松的状态,不属于自己的状态。所以我觉得样板房和普通的家居,还是有区别的。但是我觉得能把样板房做得很出色的,能够被知名的地产公司用来做样板房的设计师,一定能够做出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普通家居,这是一定的,而且是易如反掌,非常轻松的一件事情。
 
对设计行业现状的忧心忡忡
 
  【邓珍芝】:目前设计行业当中,有各种的形态,像装饰公司的形态,也有很多的设计师的工作室,现在在南京的工作室已经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了,当然比北京、上海来说,还是有一定的差距,这种形态也比较多,您对于这种设计行业形态的变化,您是怎么看的?
  【张笑】:如果说有的设计师他喜欢经营,那么我觉得他可以选择创业。在公司我是觉得做得可能比较轻松一些,放松一些,我可以把我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我的设计当中去,可能其他东西牵扯得更少一些,这样不会干扰我,因为我本身也是非常享受做设计的过程,我一直在跟我的朋友、我的领导、跟我的客户在讲,我做设计非常有激情,我是非常享受做设计的整个过程,这不是假话,也不是说套话,这是由衷的。我觉得我除了做设计,其他的可能也干不了,除非做一些文艺性的工作。
  【邓珍芝】:张老师谦虚了我觉得,其实要把设计做好,也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我觉得?
  【张笑】:我觉得这个工作挺适合我的,是可以让我在我的小世界里面绽放自己才华的一个工作。
  【邓珍芝】:您对目前南京的设计行业怎么看?比如跟同行的交流,你感觉南京设计行业的现状是什么样?
  【张笑】:其实我倒是有一些忧心忡忡,其实我倒不是对我自己忧心忡忡,因为我觉得把专业做好了,自己一定会出类拔萃的,时间会证明的,也一定会赢得尊重。我对这个行业很忧郁是我觉得,因为这个行业说白了,就是入行的门槛非常低,我经常听到坐在我对面的,比如说做材料的业务员也好,或者其他人员也好,说我早知道我也去做设计了,我当时头脑里第一印象是,你绝对做不好设计,也不能去做设计。
  因为做设计是需要太多的东西,因为他只是看到了一些赚钱的设计师,在一些装饰公司里面最底层的签单型设计师,他们觉得他们也能赚到钱,同样他们也可以做设计,他们也没有什么文化,同样可以把设计忽悠得很好啊。其实我倒是觉得,设计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值得尊重的行业,我是非常看重我自己。所以说我觉得设计是非常受人尊重的行业,要想把这个行业做好呢,不是仅仅靠嘴皮子忽悠的,一定是靠内心沉淀的文化、艺术也好,是一种博学的东西,跟单纯的搞美术、画画、音乐、文学是不一样的,它需要一个人的综合素质,反应到你的空间里面去,所以说我说做设计师,特别是室内设计师,他的要求是非常高的。
  目前这种市场,我也看到很多的所谓“好的设计师;,很可笑!其实我在评判一个设计师的时候,其实我都不希望跟他进行表面上的谈话,我最是希望看他的作品。其实我以前在面试一些其他的设计师的时候,我会直接跟他们讲,我说把你的作品给我看一下,因为一个人的作品很大程度上能反映一个人的修养,其实我们以前有一句话叫做“字如其人、文如其人”,做设计其实也是一样,只是作家通过文字把内心世界的东西写出来,其实就是写他内心世界的状态,写字同样也是一样,比如我写的字就是完全能够看出我的性格,因为我可能也是对中国书法比较喜好的一个人,所以我觉得室内空间同样是这样,一个好的作品同样可以反映出一个设计师的精神面貌也好,或者说内心世界也好,或者说他的文化底蕴和艺术修养都可以看出来。我为什么说忧心忡忡呢,因为现在这个市场是属于鱼龙混杂的状态,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就分不清楚哪些是真正的,哪些是忽悠的,所以这也是我们挺遗憾的一件事情。有很多业主走到我面前的时候,跟我签下设计协议决定让我做的时候,我都会很由衷的跟他们讲,我说你太幸运了,能找到我,最起码没有被别人给忽悠了。因为我也属于只能在我的专业领域能讲一讲,在其他行业,可能跟你在茶馆里面瞎聊天的时候,我可能是属于没什么话讲的人。
  【邓珍芝】:可能现在南京的设计行业当中,还有一些就刚才你讲的这种比较参差不齐的,那业主怎么能够从这么多的设计师里面,选择一个真正的好的适合自己的设计师呢?
  【张笑】:我觉得中国人的文化底蕴。。。。。。唉!很多人说中国现在发展挺好的,老百姓的文化品位也是相应的得到提高,可我觉得中国整体的文化底蕴,文化层次还是不够达到一种高度,所以以至于很多业主在选择设计师的时候,因为他自己就是很“昧俗”的状态,他也不会选出什么好的设计师,我是希望这种市场,或者业主每个人都有很好的艺术修养,有很好的文化底蕴,能让他有足够的眼光去找到好的设计师。
 
并非大牌 而是追求设计的高水准
 
  【张笑】:我做业务的时候,我不是给业主选择,很大程度上是我在选择业主。
  这其实是我跟有一些设计师的区别所在,我不是烂做,我是选择业主做设计。如果沟通得非常好,或者这个业主层次也相当的高,各方面的眼光也不错,那我可以跟他合作,共同完成我们最终想要达到的作品的理想状态。而普通的业主如果说还没有达到我所认为的理想中的状态的话,我也不会去做的。即使可以赚到钱!
  【邓珍芝】:张老师是很有自信的人?
  【张笑】:这就是很多不熟悉我的人,认为我比较大牌的原因,他们只是不理解我,不了解我。读不懂我!
  【邓珍芝】:我觉得这个所谓的大牌也是对自己的负责?
  【张笑】:我觉得是对自己职业生涯负责任的态度,无论从赚钱的角度也好,无论从做专业的角度也好,我觉得这都是负责任的态度。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!
  【邓珍芝】:在设计中,一般而言是您占主导?
  【张笑】:一定是我占主导啊!
  【邓珍芝】: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?
  【张笑】:对,修养好的业主不一定做设计很好,他心里面有很多好的东西,也能够发现认识很多好的东西,但是他不一定能够做出好的东西出来,因为这是我的专业。所以说我的业主,他一定有一个共性,这个共性是什么呢?就是尊重,尊重我、尊重设计、尊重专业,这样也就是他能够把房子做好的最基本的条件,也是我决定给他做设计的最基本的前提。 
  【邓珍芝】:对业主来说,这一点很重要,因为有一些东西相对来说,他的看点和想法都没有设计师那么专业?
  【张笑】:当然也不乏业主提出一些好的思路建议出来,我在跟业主进行沟通的时候,还是处于平等的状态,我不会用我的专业凌驾于业主之上。跟我合作的业主,最终我们都会成为很好的朋友,我会用我的东西打动他,我一定不会强加他。
  【邓珍芝】:有的业主会担心,在专业层面上,设计师是高于我的,因为有的设计师可能做一些事让业主觉得不是太愉快,比如说买材料之类的,他在心里害怕自己处于弱势的地位?您觉得呢?
  【张笑】:我觉得业主还是要放宽自己的心态,既然你找了设计师,你一定要相信你的设计师,信任也是最基本的前提。我的业主都满足了这样的前提,一个是信任,一个是尊重,所以也导致了我每一个作品出来,都能成为很让人喜欢的作品。因为为什么呢?我一直在跟业主讲过,材料是设计师的工具,离开了工具,设计师就没有办法完成了,如果说要达成某种好的效果,那么你最好听我的。配合我!当然本身找我做设计的人,是有经济实力的,也能够满足我的设计需求,所以说我觉得不必要存在太多的忧虑和担心,我觉得材料是设计师的工具,但是不要做一个很恶俗的设计师就可以了。我需要那我就用我的东西,而且我一定去坚持用我的东西。赚钱不是第一,赚钱是其次,把作品做好这才是一个设计师必须要认知的最高境界。
  【邓珍芝】:现在因为做设计的人也很多,然后每年也有很多的大专院校的设计系的学生进入这个行业,据说到09年应该是20几万毕业生要进入这个行业,就是有很多人从事这个行业。那您作为一个从事这个行业很长时间的老设计师,您觉得对他们有些什么样的建议?
  【张笑】:其实我们也算是前辈了。(笑)
  我们也是从这种状态一步一步走过来的。其实总结下来就是不要太急躁、不要太浮躁。自己需要给自己的职业生涯进行规划,你最终需要得到一个什么样的东西,你是不是希望走一种更专业的道路,是不是把自己的专业、把自己的设计经营得更好。或者说你仅仅是为了单纯的想赚钱,如果单纯想赚钱,我觉得你就不必要在这个行业里面混,因为这个行业非常的辛苦。
  【邓珍芝】:您这个说法跟别人不同,有的人觉得设计师好像很轻松啊?
  【张笑】:我就是觉得他们没有达到一种状态,设计怎么会是很轻松的状态,他需要把自己最内心、最深沉的东西释放出来,展现在你的空间里面去,我觉得设计一点都不轻松,设计一定是非常辛苦的事情。我觉得他们说设计非常轻松,又能够很轻松的赚钱,我觉得这不是设计师,就是世面上最典型的忽悠型的设计师,因为他们做设计非常轻松,只要嘴巴做就行了。
  我始终觉得设计是非常非常不轻松的事情,我们必须要认真的对待每一个作品、每一个空间,因为每一个空间都是不同的,每个空间都有不同的气质,每个业主也有不同个性化的要求,对自己的空间会要求呈现不同的气质,做设计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。我现在就比十年前老了很多,这就是设计的结果。做设计真的是一件很不轻松的事情。
  【邓珍芝】:很辛苦?
  【张笑】:对,现在刚刚入行的一些大学生,我觉得你要想做设计,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,这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,但是又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情。其实我在说我做设计辛苦的同时,我也是非常享受做设计辛苦的状态,因为辛苦的状态,给我很大的激情,每次我完成一个作品的时候,或者在我考虑一个案子的时候,别的地方都安静的时候,我都会沉浸在我个人的世界里面,我觉得这是很满足,很享受的状态。我这么讲可能你们还不一定会理解,我觉得这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过程,非常开心,非常享受,所以我一直庆幸自己,还能做设计师。
  【邓珍芝】:很喜欢这个行业?
  【张笑】:还好当初没有去做公务员。
  我是觉得从事艺术行业,对一个人来说真是非常好的事,因为它跟其他行业不同的是什么呢?它可以去阐述自己的观点,去展示自己的内心世界,让自己的才华得到绽放。而从事其他行业的。
  对,比如公务员还是非常苦闷的,首先要把关系经营好,更多的是经营人上面的关系。我们更多的是跟美打交道,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享受的事情。我原来是搞美术的,后来做了设计行业,我觉得是非常庆幸的事情,非常适合我个性的一个工作。
  【邓珍芝】:您觉得很快乐是吧?
  【张笑】:是的!很享受这个职业带来的成就感。
  【邓珍芝】:对一些刚刚入行的从事这个行业的新人,作为一个前辈,您觉得他们应该怎么做,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和忠告?
  【张笑】:我觉得更多的不是说去想到自己怎么样去赚钱,一定要坚定自己的路,把设计做好,这是做设计师最根本的原则。如果说背离这个原则,你即使是赚了钱,仍然是不受尊重的设计师,你只有把专业做好了以后,大家提到你,会竖起大拇指,这时候心情才是最快乐的。
  当然把专业做好,里面有很多的途径和方法,做专业的同时,首先要增强自己的艺术修养、文化修养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好设计师的底蕴,只有集中了这一点,设计师才能做出好的作品出来,否则都是空谈,没有文化做什么好的设计?没文化能够把一个空间表现好吗?你想把空间做性感就能性感啊?
  所以你看到市面上,很多人对家装设计师不屑一顾,为什么会这样?我刚才讲忧心忡忡就是这一点,有很好的居住类的设计师,但是会淹没在这种普遍的大环境里面去,其实这个行业应该是非常受人尊重的行业,我觉得是这样子的。而做不好的设计师应该受到谴责!
  【邓珍芝】:现在设计行业的状况也不是特别的好,你个人感觉呢?
  【张笑】:当然做的好的设计师一定会受到别人尊重的,真正做得好的设计师一定会受人尊重的。行业会越来越好!
  我始终强调一点,就是一个人的文化修养、文化底蕴,艺术修养,艺术底蕴,我觉得这集中的反映在各种各样的待人接物上。比如说我在跟你谈话,我也能够明显感觉出你的性格、个性、你也能够感觉我的个性,一些审美需求的东西。
  刚刚出来的设计师呢,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打基础,把自己的基础打好,他如果想做一个好的作品出来,我觉得在五年以内是不太可能。五年之内的设计师,我是基本上不把他定位为设计师的,因为他们没有这种功力、积累,无论从技术层面、还是文化、专业、艺术各个方面的东西,他都没有这种积累去把自己的设计做到一种状态,我说这种五年以内的做设计的人,不能称为设计师,因为他还需要太多的生活经验和专业经验,我们做设计的时候,就是在做一种生活状态,可以做得技术一些,但最终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生活状态,和文化艺术积累!这种生活状态和文化方面还是跟人相关的,技术只是一个辅助。
 
南京的设计师如何突出重围
 
  【邓珍芝】:南京的设计师圈子里面,优秀的设计师还是比较少,相对于北京、上海您觉得呢?
  【张笑】:这一点我倒不苟同。就像很多业主讲,我好像没有接触到好的设计师,可我觉得好的设计师也有很多,只是大家没有发现,或者他们没有机会去展现自己,没有机会让大家知道他们的才华。其实我也碰到很多很苦闷的设计师,就像在酒吧里面唱歌的一些歌手一样,还没有浮出水面,但是不能代表他的水平不好,他们同样也有好的水平,很好的艺术修养,很有才华,我碰到很多这样的设计师,我很尊重他们!那么我们就回到另外一个论点,就是说设计师一定要对自我进行职业生涯规划,这种规划有可能反应各种各样的状态。我是属于不太会包装的,以至于我还有很多的才华没有被大家所发现,所以我觉得设计师一定要会营销自己。
  【邓珍芝】:对设计师来说包装和推广还是很重要的一个事情?
  【张笑】:对,只有把自己经营到一种状态,经营到一定层面上,才可以接触到更好的客户,也会能够接触到更尊重你的客户。当然你一定要有货,否则包装只会曾加别人对你的反感。因为很多人,说白一点,还是比较“昧俗”一点,比如说你可以戴名表、开好车,住豪宅,这种人可能在一些人的眼里就会得到尊重,我觉得设计师也是这样子,学会经营